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留学移民>正文

媒体:会计专业学生在鬼屋扮鬼 高职怎么了?

时间:2019-08-04 09:43:06    来源: 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

  原标题:会计专业学生在鬼屋扮鬼,机电专业在小商场当导购,高职怎么了?

  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  会计专业学生在鬼屋扮鬼,机电专业的在小商场当导购。

  近日,有微博网友爆料称,河北省黄骅市的渤海理工职业学院(以下简称“渤海理工”)将学生送往外地参与实训,但岗位与专业不符,且工作超时、没有工资。有该校学生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了此事。

图/网友爆料截图图/网友爆料截图

  “这是属于‘模块化教学’,是教学计划的一部分。”该校一带队教师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应称。

  “鬼屋是最好的”

  李一凡(化名)今年20岁,是渤海理工机电一体化专业的一名2017级学生。毕业在即,学校安排他们到北京、内蒙古等不同的企业参加为期4个月的实训。在临行前的会议上,系主任称实训是专业对口,大家去北京欢乐谷维修游乐设备,每天工作8小时。

  “不可能!”7月17日,到达目的地后,对接他们的一位负责人态度坚决地说。李一凡称,在欢乐谷参加实训的机电工程系学生共76人,无一人被分配到维修游乐设备岗位。除了他们外,渤海理工经贸系的大二学生一百多人也来此实训。

  李一凡被安排到经营部,在游乐园出口处的一个商场里当导购员。“游客进来,我们看他,如果他觉得这个东西好停了下来,我们就给他介绍。”

  同样的导购员共有70多个,分布在欢乐谷各个商场或室外小摊上。其余学生在游客服务部,“有的在外边站着接待游客,有的在那些游乐设备前启动设备,还有一些拿着话筒喊话的。”适逢三伏天,部分学生在室外工作一天甚至超过12个小时。

  还有学生在鬼屋扮鬼。一位学生向《新京报》描述了他的工作:黑暗中,链条的碰撞声、惨叫声和游客的尖叫声此起彼伏。他把手旁的长杆拿起再伸出,用杆顶部“悬在空中”的断假手轻轻触碰游客的后背。

  “鬼屋是最好的,那是室内,又可以坐又凉快。”据李一凡所述,那些学生是他们的羡慕对象。

  当导购员,接待游客,在鬼屋扮鬼……学生们不理解,自己的实训为何与专业毫不相干。

  “这是属于‘模块化教学’,是教学计划的一部分。”渤海理工的一位带队老师回应中国新闻周刊称。

  “什么叫模块化教学?就是让我们来这种专业不对口的地方给人干活吗?老师就说这是学校安排的,他也不知道。”李一凡和该校多位学生表示,自己并不知道何为“模块化教学”,老师也未曾跟他们提过。

  “不是简单的实训。”北京交通运输职业学院院长马伯夷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,“模块化教学”是结合职业教育特点,按照岗位需求进行的课程设置。它是设置任务目标,在课堂中进行的。教师组织教学结合企业的需求,以完成逐项任务为目标,学完一个考一个。

  该校经贸管理系主任刘尚滨此前回应澎湃新闻称,学生在欢乐谷实训的前一个月需要轮岗,直至8月底转入“与专业相符的岗位培养”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多次致电渤海理工,未获回应。

图/渤海理工职业学院官网截图图/渤海理工职业学院官网截图

  “不挣钱,傻干”

  除了专业不对口,工作超时,学生们的不满还在于没有工资。

  李一凡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到了欢乐谷后,参加实训的学生每人领到一张卡,但里面没有钱。实训前,学校曾承诺企业包食宿。“没说有工资,我们都以为真的是模块化教学。”

  “企业说食宿都跟学校有协议,让我们找学校。”李一凡表示,最后学校往每人饭卡里充了770元伙食费,并一次性发了300元高温补贴。

  工资也是问题。他们从同在欢乐谷实习的其他学校的学生口中得知,别的实训生每月有2000元工资,还有加班费。欢乐谷经营部的经理则让学生们问学校,“这边肯定都发了”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致电北京欢乐谷,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,这里每个实习生都有工资。

  李一凡和同学们找带队老师质问,对方称实训一事是学校高层和企业直接商谈。“(没有工资)这个跟别的学校可能情况不太一样。”一带队教师如此回应中国新闻周刊。

  “我们也干一样的活,不一样的就是我们不挣钱,傻干!”李一凡愤怒地说道。

  学生们给黄骅市教育局打电话,对方称此事不归他们管,这个应该问劳动局。北京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实习期间用人单位没有与学生签署正式的劳动合同,不在人社局的管理范围。

  “既然是劳务关系,用工单位也应该给一定的劳务报酬。”“用工单位和学校签了协议的话,关键看那个协议怎么说。按理说这应该签三方协议的。”中国新闻周刊拨打12348法律咨询热线,对方如此答复。

  据澎湃新闻报道,因为不满学校的安排,部分学生拒绝参加实训,已遭警告或“降年级”处分。

  “实习的事都是学校安排的,强制性的,如果不去实习就不给毕业证,还有降级的。”该校一名学生也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道。

  因为李一凡提前结束实训,他的辅导员也给他的父亲发了短信,称他是自愿离职,需要支付其在欢乐谷的所有花费。此外,他“破坏教学这个环节,自愿承担责任,明年再继续实习”。

  “背离职业教育规律”

  小风刚从一所职业学院毕业,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起当时的实训时,仍连连感叹“很累”。

  小风所学专业为汽车维修,实训是自己找的,在4S店当了半年的学徒。扛轮胎,放机油,换机油,每天工作10个小时,基本没有休息时间。待遇一般,包食宿,每月工资600元。

  而学校统一安排的实训是在汽车工厂的流水线上工作,两班倒组装汽车零部件。“觉得被压榨,但大家都是这样吧,习惯了。”他表示,有些学校的确会强制学生统一实训,不参加不给毕业证。

  在渤海理工一事的相关新闻下,也有网友评论道,“不就是出卖廉价劳动力吗?学校拿人头费。”他们质疑,部分职业院校和相关企业之间存在不正当利益关系。

  渤海理工的做法并非个例。2016年,有媒体报道,兰州外语职业学院多名学生微博私信爆料称,学校强制学生去外地实习,时间长达近9个月,“不实习拿不到毕业证”。

  2017年,沈阳城市建设学院多名大二学生通过微博、QQ等网络渠道发声维权,称被学校强制前往富士康(烟台)科技工业园进行长达3个月的实习并被强迫签署三方协议。“如果不参加这次工厂实习,就拿不到学分,拿不到相应学分就无法顺利拿到毕业证。”

  但有一部分网友指出,参与实训的学生“这点儿苦都吃不了,以后想吃苦都没地方吃”。他们认为,社会竞争激烈,学生们应该珍惜来之不易的锻炼机会。而高职院校严抓实训就是为了保证就业率,进而保证招生质量,这有利于学校的长远发展。

  “一定要有指导老师,不是简单的干活。……不是勤工俭学,或者到那里变相打工了。实训是教学过程的一部分,要有教育投入的。”北京交通运输职业学院院长马伯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真正的实训是学校和企业共同制订培养计划和教学要求,一定是和课程的学习紧密相连。

  在马伯夷看来,高职院校要想办好职业教育,必须找优秀企业合作,把学校教育和企业的需求结合好。“不是教几本书,到点了就放出来实训,有了就上岗,没有就算了,这是背离职业教育规律的。”

  责任编辑:余骏洁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友情链接